配资炒股实际申请_在线配资炒股官网_在线炒股配资申请

“创二代”宗馥莉是如何练成的?已帮娃哈哈稳住增长大盘

  2月25日,娃哈哈集团发布讣告:其创始人、董事长宗庆后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宗庆后的去世引来马云、雷军、周鸿祎等知名企业家发文悼念。

  作为一位42岁才白手起家的浙商传奇,即便退居二线宗庆后也在关心娃哈哈的发展。据报道,2024年初宗庆后身体就已抱恙,入院后仍然坚持工作,并在单人病房中摆放了打印机、文件等办公相关用品。

  传奇谢幕后,娃哈哈未来将何去何从成为另一关注点。

  实际上,宗庆后的女儿宗馥莉早已是娃哈哈“二把手”。如今,在宗馥莉42岁之际成为“娃哈哈”的新“监护人”,还能否让公司平稳过渡、再创新高?

  “创二代”宗馥莉

  宗馥莉诞生于父亲宗庆后创业“娃哈哈”前。出生于1982年的她虽然长期被称为“娃哈哈公主”,但童年时期却处在父亲艰苦创业的岁月。

  14岁,宗馥莉离开家赴美留学,并一直读到大学国际贸易专业毕业。宗馥莉学成回国时,娃哈哈公司正处于上升期,凭借AD钙奶的多年畅销将生产基地建设到了全国二十多个省内,成为当时国内毫无疑问的爆款饮品。

  2005年宗馥莉进入娃哈哈萧山二号基地管委出任中层管理,随后她又在娃哈哈旗下童装、日化用品等子业务板块出任管理,宗庆后有意让其拓宽娃哈哈品牌的涉足领域。

  至2007年,宗馥莉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建厂、研发技术。同一时间,娃哈哈旗下一家规模不大的纯净水、茶饮品加工生产厂剥离集团,并转至宗馥莉名下。为扶持女儿创业,除了初始资金和简单厂房支持,作为娃哈哈集团高管的母亲施幼珍以及集团高管施丽娟等人也出任该厂高管为其“保驾护航”。

  在多名饮品资深从业者指导协助下,宗馥莉迅速着手扩张建厂、更新生产技术。宗馥莉顺利在2007年~2008年内,迅速构建起包括机械制造厂、饮料包装厂、乳制品生产厂,以及长沙、广州、宿迁食品饮料制造厂在内的产业矩阵,承接来自娃哈哈的不少生产需求。

  从原有的一条饮料灌装生产线,到完整的食品饮料生产产业链,再到自创“Kellyone”、“生气啵啵”等新兴饮品品牌,宗馥莉已实现独当一面。

  凭借给娃哈哈饮料做完整的供应链配套,2012年,宗馥莉的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胜饮料”)年营收达到108.72亿元,并在2014年跻身全国民营企业500强。

  当谈及这段创业史,宗馥莉曾表示,父亲宗庆后是自己的“天使投资人”。给足1000万美元启动资金后,父女双方在经营上保持着互不过问的默契。

  据浙商制造业百强榜单数据,2021年宗馥莉一手经营的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胜饮料”)年营收达104.21亿元,是当年浙江省内仅次于娃哈哈、农夫山泉的食品饮料行业营收第三名。

  宗庆后对此也不得不承认,宏胜饮料的利润率已比娃哈哈高。

  深耕10年后,宗馥莉促进娃哈哈转型

  根据成长履历来看,宗庆后致力于将宗馥莉培养成为一名实业家,实际上宗馥莉也做到了。

  2007年到2017年,在出任娃哈哈集团高层管理前,宗馥莉几乎重新走了一遍父亲的实业创业路线。2017年福布斯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中,宗馥莉已名列第13位。

  2018年面对营收连年下滑的娃哈哈,宗馥莉自告奋勇出任集团公关部部长,并为娃哈哈带来了全新的改革思路。

  接手娃哈哈集团的宣传营销工作后,宗馥莉很快出手换下了她很不喜欢的娃哈哈纯净水代言人王力宏。而在此前的二十多年间,娃哈哈纯净水曾凭借歌手王力宏的歌曲、个人影响力为不少消费者熟知。印着王力宏头像、签名的娃哈哈纯净水,也成为一种品牌标志以及一代人的记忆。

  撤下王力宏,宗馥莉收获了大量的不解与争议。在大量的讨论中,宗馥莉积极推动娃哈哈品牌形象改革,更加年轻化、更偏向年轻人。

  在一年内,宗馥莉领导娃哈哈推出新包装、IP化运营、积极联名其他品牌等,深入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开展营销等。从宗馥莉自创的气泡水、零糖茶等品牌来看,她已经把握住了当下年轻人的喜好。

  对于女儿全新的宣传思路,2018年宗庆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宗馥莉管理着娃哈哈1/3的企业,还喜欢搞点新的东西。尽管也曾抱怨女儿的“折腾”没有反馈到集团销量上,但宗庆后对于宗馥莉的能力一直持肯定和赞扬态度。

  从事后角度来看,娃哈哈早就开始的年轻化转型也为当下公司的发展铺平了道路,让年轻人更多地看到娃哈哈的改变。宗馥莉曾在节目访谈中表示,我希望我出去的时候,可以听到人家说“你们的品牌变年轻了”。

  2018年,娃哈哈全年实现营收468亿元,比2017年的456亿元增长2.63%,成功逆转集团营收连年下滑的趋势。除了宗馥莉的努力,同一年内,宗庆后积极推动娃哈哈与拼多多合作、试水社交电商,成为公司转型的重要动力。

  只不过还未等娃哈哈稳住转型的姿态、继续推出新品,疫情的到来冲击了公司的销量。2020年,娃哈哈集团全年营收439亿元,不足2013年巅峰时期782.78亿元的六成,也是集团近十年以来的营收最低谷。

  面对危机窘境,宗馥莉继续帮助娃哈哈年轻化改革,持续推动AD钙奶IP化转型、联名快闪店,推出低糖营养快线、低糖果味茶等。同时,娃哈哈也持续投资多条智能生产线、健康食品生产线,在健康饮品方面持续寻找突破口。

  2021年12月,宗馥莉正式成为娃哈哈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正式从营销宣传进入集团核心,负责集团日常工作。而2021年,娃哈哈营收实现突破性增长,年营收达519.15亿元,重回五百亿元大关。

  两代企业家的管理思维碰撞

  由于教育背景和创业经历不同,在同一屋檐下、同一公司里,宗馥莉和宗庆后两代企业家因截然不同管理思路,引发过不少新闻。

  在人员管理上,宗庆后以关爱员工而备受内部推崇。他曾多次明确表态不会主动开除员工,不适应岗位的员工可以调岗调整,并公开反对996制度、辞退45岁以上老员工,呼吁公司要给员工涨工资等。

  尽管宗馥莉也继承了父亲关爱员的思路,多次在主持团拜会等员工活动中发放红包、年终奖等奖励,但其更关注制度和效率,且不追求如同父亲那样亲历亲为。据报道显示,在娃哈哈集团中,宗馥莉曾开除实在不符合岗位要求的员工,同时也会提拔一些年轻成员。

  在坊间,曾经有宗馥莉开除能力不合格老员工,而宗庆后不忍心又将其返聘的传闻。而宗庆后对于两人不同的管理风格曾发出感慨,娃哈哈未来的发展方向,可能会不一样。

  宗庆后有着强烈的实业情怀,对于融资、资本运作、上市等长期持保留态度,甚至多次对外表示“娃哈哈不缺钱”、“坚持不上市”等。在态度坚决的背后,是宗庆后对于牢牢把握公司管理权的强烈需求,同时也是出于不愿意稀释部分中小员工持股的想法。

  而宗馥莉则不然,在出任娃哈哈高层前,她曾积极尝试利用收购、借壳等手段让名下的“宏胜饮料”走向资本市场,还曾有意收购美国曾经最大的迪恩食品,只不过最终均未能成行。

  出任娃哈哈公关部部长后,宗馥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娃哈哈上市再正常不过,未来只有跟资本市场相结合才会走得更远,“这是每一家公司都要做的”。

  尽管宗馥莉升任娃哈哈集团总经理后,再也没有透露出任何上市相关的意愿,但随着宗庆后的离世,手握大权的宗馥莉是否将兑现此前的预言,将是未来行业关注的焦点。

  2023年初曾有采访询问宗庆后如何安排交接班,他表示,自己不会退休,而是退居二线,让年轻人在前冲锋,“我在后面看着,走偏的时候扭转一下,出点主意。”同一年,娃哈哈集团旗下多家重要子公司法人更名,并让宗馥莉出任部分重要子公司董事高管。

  随着疫情形势的好转,在2024年集团年会上,娃哈哈宣布2023年主营业务营收和利润实现了“双增长”,持续稳住营收大盘,并主动给员工发放大额年终奖。

  在宗庆后去世前,杭州娃哈哈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2月23日发生工商变更,负责人从宗庆后变更为宗馥莉,全权接管娃哈哈电商业务。公司权力的交接也寄托了公司面向线上、新的转型期望。

  创立娃哈哈那一年,宗庆后42岁,彻底接手娃哈哈这一年,宗馥莉也是42岁。